一打腿毛拯救世界

√跳的坑贼多!这里摸摸那里踩踩......
√一个辣鸡写手,小学生文笔。
√新晋辣鸡画手
√一个沉迷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温婉明媚的鲁智深一般的女子。

索克萨尔的叹息
文/夕洛、布拉里 @布拉里。
图和梗/Lucifer @Lucifer 。(已授权)
  

夜雨声烦从不听索克萨尔的话。
索克萨尔很无奈。战场那么危险的地方,瞬息万变的局势使人小心翼翼。这时心思缜密的索克萨尔做出的决定无疑是最好的。可夜雨声烦从来不服从索克萨尔的决定,叫他往东他偏往西,叫他退回来他偏冲出去。索克萨尔总是要单独给夜雨声烦下与别人相反的指令才能链接整体。这就是所谓的叛逆么?这么久以来他居然还没死真是个奇迹。索克萨尔想。
索克萨尔不是没和夜雨声烦谈过。很多次问了原因,他却跟索克萨尔说了一大堆,结果重点只是因为想这么做,也跟他说以后要好好服从命令,他还是说了一大堆然后重点也仅是两个字,不要。即使夜雨声烦老是这样做,可他的能力还是摆在那里,每次出征还是要带上他。一个这样的男人,有着剑圣的称号,足见实力有多强。拿他没办法,只能好好盯紧他了。
而在每一次的出征前索克萨尔都会习惯性对夜雨声烦说一句话,哪怕夜雨声烦从来不听。
“夜雨,你站我身后就好。”
“凭什么听你的。”
对于夜雨声烦来说,躲在别人身后这种行为就像一无是处的懦夫一样。他想赢,靠自己的行动来赢。
夜雨声烦绝不是那种轻易认输的人,他知道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所以绝不轻言放弃和认输。
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是他,手柄长剑剑指苍穹的也是他,让人出乎意料的机会主义者也是他,所以索克萨尔的命令在他眼里完全不重要。
索克萨尔每次都在看着夜雨声烦的背影,毕竟吟唱咒语是需要一定时间的,所以他的专注力大多是在夜雨声烦身上,谁叫这是让他最担心的人。
蓝雨历五月二十这天凌晨全城灯火通明到处都是橙红色,往常夜里寂静墨色浓重的城市在今天就像是反义词。
索克萨尔神色凝重,抚着额角坐在椅子上。魔族居然挑在这个时间段入侵,趁着全城人民晚上休息不备发动突袭。现在全城人民都炸了锅。“报告队长!队伍集结完毕!”索克萨尔叹了口气站起来,向队伍集结的空地走去,准备进行每次出征前例行的鼓舞士气,只是这次有些不大一样。
“全员必须生还,一个也不能给我落下,知道了吗!”索克萨尔不会说什么慷慨激昂让人感到热血的话,每次出征前说的话,都只是想大家战胜敌人平安回来守护好这座城。可这次的命令不是必须赢,而是必须全体生还。
“知道了!”战士们一如既往地喊着这句话。他们感到热血沸腾,队长索克萨尔就是这样一个不会使用华丽词藻但是会用行动鼓舞士气让人感到安心的人。
一直不听话的夜雨声烦这时也绝不安生。“你的意思就是说打不过了就认输?窝囊地滚回来?放你娘狗屁!我堂堂剑圣怎能轻易认输放弃,就算死,我也绝对不会认输!”索克萨尔没说话,自己明明不是这个意思。若非要解释又会被夜雨声烦搅一通之后让要去作战的大家心都乱了。索性不理他。“大家加油!保护好自己!”“是!”
夜雨声烦气急了,可是他也不傻,他知道这会是场生死战,而偏偏蓝雨赌不起这么多命,更不可能拿这么多命去拼死打一场没多大几率赢的仗。但就算夜雨声烦这样想到,他心里的怒火也还是没法平息下来。
“呸。”夜雨声烦侧过头朝地上吐了口水,右手握紧剑柄随时准备将冰雨出鞘。其实夜雨声烦不喜欢打打杀杀,他就是很单纯的觉得输了会很没面子。
“夜雨,你站我身后,这一次你必须听我的。”
又来了,每次都是这句话。夜雨声烦握住剑柄的手越来越紧,低着头身体微微颤抖,上齿紧咬着下唇,索克萨尔有些发愣的看着夜雨声烦。
“我说了,多少次都一样,你是白痴吗?这点程度可难不倒我。”夜雨声烦在停止颤抖后忽然抬起头对上索克萨尔的目光,扯出一个难看极的笑,用着最平缓的声音回复他。
索克萨尔叹了口气,迅速调整到最佳状态,开始给战场上的人下达命令。
空气中硝烟弥漫,惨叫声一连接着一连,有刀剑的摩擦声,炮火声,脚下的土都被风给扬起,朝前走寸步难行,朝后走等于放弃了这块土地。
包括夜雨声烦在内,全部人的技能在魔族人面前给的只是一半的伤害,偏偏这一半的伤害能浪费掉一个人的全部力气。
这仗,赢不了。
“全体撤退!”索克萨尔喊出来的话并没有多少人听见,因为全部人都被恐怖笼罩着。
“全体撤退!”死亡之门打在一个伤痕累累的魔族人身上,时机恰好到置他于死地,多亏这一举动才有人陆陆续续反应过来。
开始撤退。
在下达撤退命令的同时,索克萨尔也给夜雨声烦下达了前进的指令。
索克萨尔舒了一口气。“这下可以全体生还了吧。”
但瞬间让索克萨尔睁大了眼睛,将心提到嗓子眼的不是魔族人接下来的进攻,而是…
夜雨声烦!
他冲了过去!在所有人都转身奔向营地的时候他跟大家逆向而行!他朝魔族人跑了过去,手拿着冰雨!
索克萨尔的脑子里全部充斥着以前想到不敢想的声音。
“收到。”
“夜雨声烦!你滚到老子身后来!!”索克萨尔顾不得这么多了,他脑子里只想保护夜雨声烦,只想让夜雨声烦回来,他说全体生还其实是有私心的,他不想让他死。
与此同时,全部人都看到了这个被称作剑圣的男人,手拿着被称作妖刀的冰雨,在战场上不顾一切的杀敌的英姿。剑圣这个名头,名副其实。
“索克萨尔,你放心吧,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一定站在你身后,决不食言。”
“而且我不会死的,你别忘了,我可是机会主义者。”
“魔族的人,难不倒我。”
夜雨声烦下定的决心早已经不单单是面子问题了,从以前开始跑到索克萨尔前面,不是违抗命令,而是想要护他周全。
夜雨声烦誓死保护索克萨尔,赌上剑圣的名义。
索克萨尔想冲上去,但他不能撒手不顾这么多条命。
他们想冲上去跟夜雨声烦一起杀敌,但索克萨尔没有下命令,他们谁都不敢擅自行动。

“索克大人!你下命令啊!”
“你快点下命令啊!”
“索克大人在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索克萨尔听见那句话后动了一下眼睛,随后又是闭口不言,他想自己冲过去,但他不能放弃这么多人,不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场景。
战场上打斗的声音渐渐的停了下来,透着浓浓的烟雾隐约看见的是几具魔族人的尸体,以及…
倒在地上的夜雨声烦。

魔族退下了,算胜利吗?没有人能讲话。
或许退下是出于对夜雨声烦的尊敬,或许是对所有人的不屑。

“夜雨声烦,你站到我身后去。”
“明明每次都对你这样说着…可我还是…再也找不到你了。”
“夜雨,你总是食言。”

“对不起啊…保护不了你了。”
飘浮在上空的剑圣透明的灵魂,呢喃着,渐渐变得看不见。一束光透过他消失的地方在地上投出一方光明。

天亮了。

评论(11)

热度(126)